迟暮233

你好啊:)
我是迟暮233 目前主要在小英雄
杂食到过分
希望我写的东西能让你开心
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盲人司机
【雾】其实是沙雕网友本友

qj lj 恋童爱好者请远离我,谢谢: Ⅹ

解药--巫哲

是不是废物, 有没有出息, 能有多大出息,”程恪也看着他, “你说了不算,你的标准, 你的判断, 都没有意义。”

“是么。”老爸冷笑。

“特别是江予夺,”程恪说, “对于他来说,你就是个八杆子打不着的陌生人,你的评价如何,你对他是否满意,跟他都没什么关系。”


【胜出沙雕脑洞02续】 [非严格意义上OB恋完]

暴力钓鱼   执法警花O咔x软萌皮皮B久

是胜出,不会逆cp

沙雕预警

准备好啦?

GO!

爆豪胜己最近很无聊

就连最新款的火鸡面味激辣棒棒糖也不能让他高兴一点,他盘腿坐在桌子上,努力思索今天该如何钓鱼  执法

因为他今年上任第四年,凭计划生育脚荡平一区的各种不法行为,而且因为样貌过于出色,辨识度很高,所以导致一区的Alpha闻爆色变

一区的Alpha每天的生活基本是这样的↓

[今天爆豪胜己出警 局了吗?!]

[出了出了,在x街道,兄弟们注意避让!!]

更甚至一区的Alpha建立了一个3000人大群每天有专人负责播报爆豪胜己动向…

所以这一系列暴力操作下来,导致了爆豪胜己这一周居然无架可打

“阿,无聊死了…骨头都要僵了。”爆豪胜己一口咬碎嘴里艳红糖块,冲办公室外面大喊“喂,白痴脸,去训练室等我,老子给你做特训!”

说完,他跳下桌子,从裤兜里又摸出一根变态辣烤翅味的棒棒糖,松了松领子,皮鞋跟一下一下,哒哒哒的向训练室走去

【办公室里】

上鸣电气本来眼不交睫的处理着公务,因为一区治安良好,所以他们一帮人,每天只能处理一些家长里短诸如,猫咪上树下不来啦,夫妻生活不和谐吵架啦,孤寡老太太没人聊天打电话找陪聊啦,等等等等

隔区二区局  长八百万百曾经忧愁的去一区询问如何能想一区那样治安良好,这位alpha美女十分苦恼扶着额头问到“为什么一区的治安会这么好呢,我们这边很伤脑筋啊……”

当时上鸣电气悄咪咪瞟了一眼爆豪胜己,发现他的注意力不在这边,而是在切岛的阻拦下还在暴力输出,

才小小声的说“因为你们没有人间自走炮爆豪胜己,这种,”他顿了顿“百年难得一遇的……你懂我意思吧…?”

八百万百闻言沉默良久,伸手拍拍上鸣电气等人的肩膀,一脸凝重的上车回了二区

哦,扯远了,现在的上鸣电气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渴望,他想【我为什么不是一条咸鱼呢,为什么我是个人!】

这一个星期,他,切岛,濑吕,芦户三奈有一个算一个,挨个被叫去特训

神他妈特训啊!就是去让老大当沙袋打啊!

我为什么要遭这个罪!

他破罐子破摔的起身,准备迎接狂风暴雨的冲击

“诶,上鸣君脸色好差啊,我可以帮忙嘛。”

一旁的绿谷捧着酸奶,稀溜溜稀溜溜的喝着

上鸣电气看着仓鼠似的小朋友内心不无阴暗的想【死道友不死贫道,对不起了小朋友】

“阿,就是那个”他挠了挠头“老大说来了一批物资让我去帮忙搬一下,但是我的公务还没有做完,可不可以…”他试探的看向绿谷

“我去吧,我力气比较大”

“太感谢了!!”上鸣电气把自己办公桌里的零食一股脑儿的捧出来,堆在绿谷桌子上又说了一遍“太感谢了”

“诶,不用这样了上鸣君,不就是帮你个忙嘛,我去啦!”

上鸣电气看着小朋友蹦蹦跳跳的背影,内心愧疚不已【对不起了绿谷!去接受老大爱的教育吧】

爆豪胜己在训练室等了好一会儿了,嘴里的糖换了三个口味,他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死白痴脸,敢让老子等你,等你来了老子上让你上天堂!”

哒哒哒,脚步声由远及近,爆豪胜己吐出糖棍,转了转脖子,双手握拳,卡啦卡啦声不短爆破,耳边仔细分辨门外的人的位置,准备一记重拳怼在上鸣脸上

结果,门微微开了个缝,墨绿色毛茸茸的脑袋钻进来,刚跑过的脸红扑扑的,大眼睛不停地蒲扇着“前辈,我替上鸣君来帮忙,要我做什么嘛?”(*´∀`)

哦,上鸣个傻子居然知道叫别人来跑腿了,很好。爆豪想,一定要好好奖励奖励他

“啊切!”办公室的上鸣电气打了个喷嚏,困惑的挠了挠头

“没事,活不重要,来,现在,在这里陪我打一架”

爆豪胜己冲绿谷勾了勾唇角

其实上次跟小朋友打过一次之后,他还是很欣赏绿谷的身法的,打的也很过瘾,就是…

爆豪看着绿谷脸上一弹一弹的肉波,打架的时候捏别人脸太变态了,所以那之后上鸣他们都快被打出屎了,爆豪胜己也没有叫绿谷来“特训”

不过今天,就他们两个人,小朋友还是自己送上门的,打完了捏脸应该没有问题吧

绿谷出久兴奋的脱了外套,穿着白体恤,摆好了架子,他天生怪力,没几个人能顶的住,爆豪胜己全是其中一个,而且,绿谷出久脸红红的暗暗想到【爆豪前辈长得真好看,能力也好强,要跟他一样强!】

确认过眼神,是能打的人

也不知是谁先动,两人纠缠到了一起

--------我是激烈♂打架的分界线--------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倒在地上,绿谷出久窝在爆豪胜己怀里,但是两个人没有在意,爆豪胜己嘴角坏了一块,绿谷出久被打到了下颌,嘴里也出了点血,

爆豪胜己把手搭在绿谷脸上揉捏,软绵绵的手感,让他把另一只魔爪也伸到了绿谷脸上

“不要捏我啦,前辈”怀里的小朋友有气无力的抗议着,爆豪胜己充耳不闻

而是发问到“有什么方法能继续上街继续揍沙…阿,不是,是隐蔽维护治安吗?”

绿谷出久被上鸣科普过一区警长兼警花的暴力爱好,这句话自动在他耳朵里过滤成【有什么方法才能让我继续钓鱼   执法呢】

小朋友挣了挣脸颊,没挣开,索性留着这个姿势开始思考“阿前辈因为战斗力太强招式过于凶悍而且脸长得太好看辨识度超高根本没有办法掩盖emmmmm除非女装或者…阿!前辈你干嘛!”

绿谷出久被回复体力的爆豪摁在地上,肚皮朝上,活像警局门口那只撒娇猫

他双手被爆豪胜己掐在头顶,爆豪胜己上身下低,问他“小废物,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绿谷又挣了挣,发现还是挣不开,收了力气,软踏踏躺在地上等体力恢复,弱弱的说“女装…怎么样前辈?”

爆豪胜己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哈啊?”

一瞬间,求生欲拿着小锤子咚咚咚的敲打着绿谷的脑袋绿谷咽了一口口水无视自己求生欲发出的预警,红着小脸小小声重复“就,是前辈女装…”说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更红了,扑闪扑闪的大大眼睛也湿漉漉的,满脸期待的看着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刚开始有点发愣,想【老子女装?绝不可能】但是当他看到绿谷脸上的神情,他慢慢开口“哦,你个色情的小废物,”他低头向那圆润的耳垂呼气“这么想看我女装?”

“唔,没有啦不是前辈说想找一个新方法维护治安嘛…才,才不是我想看,才不是!!”绿谷的脸臊的几乎滴血,一下子把内心想法说出来了,好,

好羞耻ฅฅ*

谁知,爆豪胜己悠悠然的声音传来“好啊,但是…”

他掰开绿谷遮住脸的手“你猜猜哪个小朋友这么幸运和老子一起女装呢,嗯?”他盯着绿谷的眼睛,眼含深意“你 个 色 情 小 废 物?”

一字一顿敲在绿谷心口上,绿谷哭唧唧开口“当然,当然是我啦,呜呜呜,我超幸运的”

第二天,饱受一区暴力Omega摧残的Alpha们,在群里交流

【诶,今天爆豪胜己在哪里出现了,我发 情期快到了,躲着点这瘟神走】

【今天他没去上班!!!】

【!!!】

3000人大群沸腾了,身心饱受摧残的Alpha们争先恐后的走上大街,想要重新感受香香软软可爱迷人的Omega气息,真的就只是感受一下气息,因为爆豪胜己个变态是烈酒味儿的Omega!!

神他妈的烈酒味儿,还是伏特加!毛子吗?!

X先生是一名普通的Alpha,同时也是活在爆豪胜己阴影下的Alpha自从上次被暴打之后【见上一篇非典型OB恋】,他一度对爆豪胜己产生了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恐惧,但是今天,就是今天,爆豪胜己没上班,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可以上街勾搭Omega啦!!

激动!

他转头看见街道对面走过两个人影,一高一矮,高个的哪个前凸后翘身材火辣,金色头发火红连衣裙,皮肤白皙,矮一些那个绿色卷发,身形纤细,波西米亚长裙,小手柔柔的挽着那个火辣美人

X先生以他母胎单身二十多年的经验,和单身多年修炼的鼻子发誓,这两个都是未婚Omega!

他鼓起勇气,走过去【妈妈,你孙女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

“两位小姐,我能请你们喝一杯吗?”他还稍稍发出一点信息素,暗示意味明确,但是对着未婚Omega确实是实质性x骚扰了

他看见金发美人回头,脸色狰狞,他心头一颤感觉有什么不对,双腿微微发软,但是为了脱离单身,他没有动,等待着两人的回复

“诶,请我们两个嘛,你好贪心哦…”绿头发的清新小美女一开口X先生就心神荡漾“没关系啦…今天爆豪胜己那个变态没上班,不用担心~”

“好啊,”金发的美女开口,但是声音不太像个女人,沙沙哑哑的“不用喝酒了,旁边有个小巷子…”

X先生被迷的魂儿都没了,所剩无几的警惕感消散个一干二净,飘飘然跟着两个人想小巷子走去…

“啊!!!!”

X先生痛苦的捂住自己失去知觉的老 二,眼前哪有什么美女,明明他妈的就是爆豪胜己!!还有另一个Beta!

爆豪胜己十多厘米高的高跟鞋贴着X先生的脸擦进身后的墙壁“哦?老子一天不上班,你这种垃圾就这么嚣张?”

说罢一通暴打,缓解多日来疏于锻炼身体的不协调

一旁的绿谷默默的嗯下对讲“切岛君,来接受吧,对,带医药箱,”他瞄一眼身后,爆豪胜己狂笑的背影,补充了一句“把警车开来吧,前辈他可能今天会加班”对讲机这边的切岛,结束对讲,对着上鸣电气感叹到“他们这种陪友人穿女装的气概真是太男子汉了,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上鸣电气用肿成猪头的脸,缓缓点了点头,留下了后悔的泪水





后来,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开发了N种便装进行钓鱼   执法,一区AA恐慌。

Omega人权保护协会又一次给一区警局送了锦旗,表彰爆豪胜己   局长的英勇作为

后来的后来,他俩女装的照片,偶然间被八木俊典得到了,八木俊典沉痛的给绿谷打了电话“崽儿,你跟爆豪少年怎么回事?”

“阿拉,师傅,我跟前辈在交往哦,感情很好的,等过一阵回去看你哟!我去出任务啦,拜拜!!”

嘟嘟嘟……

八木俊典一颗老父亲心稀碎稀碎,颤颤巍巍的掏出钱包,准备了两份份子钱

并准备告诉自己今年的得意门生轰焦冻

“崽儿啊,毕业千万不要去一区啊,师傅年龄大了,承受不住突然时间了”

轰焦冻“哦。”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关于谁上谁下的问题解决的非常完美,他俩打了一架,绿谷出久因为体力恢复较慢,成功被爆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非严格意义上OB恋_完

感谢你看到这里,希望我的文字可以给你带来快乐(ฅ'ω'ฅ)♪

【胜出沙雕脑洞02】 [非严格意义上OB恋]

钓鱼 执法警花O咔x软萌软萌贼可爱怪力B久

沙雕预警,是胜出不用担心逆cp


准备好啦?GO→

.绿谷出久是个beta,纯的,不是伪装b那种,肉乎乎的小脸让他看起来像个小动物而不是应届毕业生,容易脸红的体质,让他更是看起来腼腆又好吃ฅฅ*

他同时是今年雄英警  校的优秀学生之一。

他毕业的那天,他的明灯,他的人生导师,他的班主任八木俊典深沉的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绿谷崽儿……师傅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绿谷出久罕见的看着自己师傅没有大笑的出现,他警觉的问“师,师傅,坏消息是什么?”

他师傅看着这孩子可爱的小脸,打心底诚恳的认真回答道“我建议你听好消息…”

“那,好消息是什么?”(ˊ˘ˋ*)

“好消息是你刚毕业就因为成绩优异,品格过硬,被上面分配到1区去管理治安…”

“坏消息是,1区的警  长是你上三届的学长,我当年的得意门生-爆豪胜己”

“听师傅的话,我亲爱的崽儿,看见你学长的第一件事夸他长得好看,如果他向你走过来,别管缘由,别问为什么,你先跟他打一架!”八木俊典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有些怪异

而绿谷出久说是他师傅的脑残粉也不为过,立马点头答应“好的师傅!没问题师傅!师傅等我休假来看你,我走啦!”

八木俊典盯着自己如今得意门生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后悔

【这么可爱的崽儿,怎么就分配到爆豪个小混蛋那里去了呢!】



爆豪胜己是个Omega,纯的,不是为了出任务假装的

他十八岁那年因为欣赏强者,本来打算去军校闯荡,毕业后在他妈光己那里任职,结果性别分化让他和光己被整了个猝不及防

他那天暴走,砸了三台测试仪

但是对常人来说难以接受,但是对他来说是个好事的是

他腺体发育有异,能收放信息素正常,但浓度比常人低,也就是说,他不会有发     情期

爆豪胜己平静了

【去你妈的性别分化,老子最屌!】

军队是去不了了,于是他选择进入了公   安系统

爆豪胜己入警校那年,因为身体素质过硬,体术,文化课成绩良好,再加上一张池面到Omega都赞叹的脸,引起无数人疯狂追求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过后,想好好学习的爆豪胜己陷入了狂躁,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办法


在校园里,Alpha最多的地方,散发信息素

周围的Alpha一个个绿了眼睛嚎叫着冲他过去,

我们的暴躁老哥,吐出了嘴里的棒棒糖冲他们勾了勾唇角

“来战,废物们!”

后来,据现场围观的beta们说,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景,精确无误的计划生育脚,快准狠的踢在了每个扑过去的Alpha身上,闻者惊心,见者流泪…

被打的Alpha粘上鸡蛋液,裹上面包糠,在锅里炸到金黄,隔壁教官都哭了

再后来处分的时候五十多名Alpha.被判记大过,爆豪胜己则警告处分,原因是不懂得保护自己,脸上擦破了一点皮

再再后来,爆豪胜己去了1区实习并转正……

每日的巡逻是这样的↓

爆豪胜己不收敛信息素穿便服大刺刺走在街上,

有色欲熏心的Alpha冲爆豪胜己冲了过去!

爆豪胜己使用计划生育脚了结了对手!

爆豪胜己暴打了对手!

爆豪胜己被派阀拉开了!

爆豪胜己依然进行嘲讽!

[警告警告,对手san值过低,对手san值过低]

然后瘫在地下的人形马赛克被尽职尽责的切岛警官,上鸣警官,濑吕警官,报以同情的眼光,关进小黑屋拘留

巡(钓鱼 )逻(执法)继续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1区的犯罪率极低,Omega人权保护协会年年给爆豪胜己送锦旗。

哦,你说为什么没有Alpha人权协会给1区Alpha维权?

不好意思,因为人数太多Alpha没有人权

绿谷出久来到一区上班第一天,先是挨个问好,然后在上鸣心喜的嚎叫中“哇他好可爱,咱们局子里终于有个小可爱啦!”

严格遵守他师傅叮嘱他的话

“爆豪前辈,你,你长得真好看!”〃∀〃

派阀:Σ( ° △ °|||)︴!!!!

“哈?你个小废物搞什么?”爆豪胜己准备教一教这个看起来挺可爱的小废物懂规矩,他从桌子上跳下来,吐出了嘴里的棒棒糖,想给绿谷出久一个爆栗,但手伸到一半却鬼使神差的拐了个弯去捏人家的脸,【心想:软乎乎,手感很好的样子?】快要挨住他圆圆的脸蛋的时候,他被绿谷一个过肩摔,撂在地上

【有点意思嘿】

许多年没人能近过他的身了,他迅速做出反应并回击

绿谷出久是什么人,毕业时门门功课全A,看着小小一只,却能单手扛起他师傅八木俊典

爆豪胜己是什么人,一人单挑暴走状态五十余人,美貌与凶悍并存,孤狼似的男人

那天决斗的结果是

绿谷出久成功成为1区警花老大最宠爱的男人

绿谷出久从那之后对他师傅说的话更是深信不疑

派阀欢喜的像过年,派阀的内心满是波澜

原来爆豪不开心,要挨打,然后哄老大开心

原来爆豪很开心,也要挨打,然后陪老大开心(´-ι_-`)

但是绿谷来了之后,他们再也没挨过揍

绿谷出久成功赢得1区警   局所有人的喜爱






----[非严格意义上OB恋] TBC

可能会有后续

【咳】也可能没有

感谢你看到这里(ˊ˘ˋ*)♡比心





【胜出沙雕脑洞01】[非严格意义上的龙与勇者]

ooc有,沙雕预警!

方言注意!不是我打错字,是因为就那么读!

准备好啦?    GO!

                              [非严格意义上的龙与勇者]   


从前的从前,王国北面有一条巨龙绿谷出久

这条巨龙跟别的妖艳贱货可不一样,他不喜欢金银珠宝,不喜欢妖艳美人,不喜欢烧杀掠抢,不喜欢呈狠斗勇

他就喜欢坐在热炕头上边做毛绒娃娃,贼可爱那种,边用魔法水晶看王国皇家大剧场里最优秀的话剧演员,欧尔麦特演的话剧,一部长篇情感故事连续剧--公主与后妈

他的朋友北方女巫丽日御茶子曾经一本正经的劝过他

“不是我说嗷,小久,你老在家宅着可不行,你看看南边喇那个把手贴一身的玩意儿,上个礼拜上我这来治抑郁,这玩意儿我哪会整!你多少也出门溜达溜达嗷!憋把自己憋出毛病嗷!”

绿谷出久很感动,绿谷出久内心波澜满满。

绿谷出久

把手里的棕色娃娃熊一把塞进女巫怀里

“值到了,别叭叭了嗷,门口有冰慢点走,等过一阵天暖乎咱次火锅嗷”

爆豪胜己是个勇者。

他立志做一名屠龙勇者,但是王国里面的龙都有珍惜动物证,是被保护的

爆豪胜己很郁闷

爆豪胜己踢到了自家的大门

爆豪胜己被他妈赶出家门(*-`ω´-)

因为剧情需要,他来到了北方的森林,他看见了森林里突兀的一座房子。

他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在冻死冻死冻死之间选择敲门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穿着军绿色棉猴,绿头发绿眼睛,整个人长得非常护眼的可爱身影

没等他感叹这车祸一样的配色都掩盖不了的可爱,绿谷出久一句话打破了纯情少男的美好幻想

“诶妈呀小伙子!大冷天儿咋上这破地儿了,来来来进屋!”

然后爆豪胜己头晕目眩

爆豪胜己看见了一天满是青色鳞片的尾巴

龙!!

他内心激动万分,他伸手拔剑准备圆满实现梦想。干掉这个伤害了自己纯情少男心的恶龙!

说时迟,那时快,前面的龙回过头来说

“诶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昆图卡提考特苏瓦西拉…呸不是!我叫”

“我叫达拉崩吧班的贝迪卜多比……”兴奋让年轻的勇者昏了头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尴尬氛围

【我说了什么??】

【老子说了什么?!】

龙与勇者---TBC



沙雕使我快乐!

希望我写的东西能让你高兴!

我日!!!!!!

我好开心!!!

山花花太太给了我一颗红心!!!!

我好开心!!!!


强制伸入(完)

有少量肉渣


晚餐在两位妈妈的欢声笑语下,平安无事的过去了

“小久,今天你跟胜己那个混小子睡吧,我和你妈妈要聊一聊”

绿谷出久看着笑眯眯的爆豪光己,又瞄了一眼挑眉的爆豪胜己,小小声的说“好的,麻烦阿姨了”


“胜己!你个小混蛋不许欺负小久听见了没有!”

“诶呀,光己不要担心啦,孩子们会处理的”引子在一旁笑着说


“啰嗦死了!知道了老太婆!”爆豪胜己恶狠狠的答到,拽过绿谷出久的手就往卧室走“喂,废久,咱们来算算帐!”


进了屋,没有开灯,他把绿谷掼在床上,身体压上去,手臂支在绿谷脑袋边上,额头抵在绿谷额头上,红眼睛在黑暗里闪着光,“废久,说说看为什么那天挑衅我?嗯?你个小  废  物”

“我,我没有啦,是小胜想多了!”

绿谷出久难得撒谎,根本不知道在另一个男孩儿眼里,这种故作挣扎有多可爱


“哦?”爆豪胜己向因为撒谎感到害羞,而脸色通红的小废物耳边吹气,满意的看着他软绵绵的瘫在床上,又问“真的吗废久?撒谎的人可是要吞一千根银针的哦”他张嘴叼住圆润的耳垂,威胁似的轻咬着“废久,不要撒谎啊…”两个人都没注意这个姿势多糟糕…


绿谷出久在被幼驯染打死和被幼驯染嘲笑之间,果断选择后者


“那个,那天峰田同学的话我有点在意,就盯着小胜的手看来着”,说完又缩了缩脖子,小小声说“小胜的手挺好看的”


爆豪胜己把绿谷从床上拉起来,自己站在地上,低头俯视绿谷,把手伸到绿谷面前“切,你和小废物想看老子的手直说,诺”


绿谷出久看着伸到自己眼前的手,鬼使神差的舔了一口

舔完他就后悔了,【会被小胜杀掉吧!呜哇!死定了】


爆豪胜己没想到这绿谷会舔他一口,指尖晶亮的水泽提醒他刚才被人舔过的事实

一股邪火从指尖一路烧到心头,他就着居高临下的姿势,用手捏着绿谷的脸蛋,被舔过的手从微微张开的唇瓣间挤进去,夹住舌头搅动着,“废久,敢咬老子你死定了!”


绿谷出久本来就理亏,乖乖坐着没动,还略张开嘴配合幼驯染的动作,看他那么乖,爆豪胜己把捏他脸那只手松开,扶着他的后颈,把他困在方寸之地不许移动

另一只手向更深的地方探入,抵着喉咙两指并拢,戳刺喉管


绿谷忍着呕吐感尽力不闭嘴咬下去,生理泪水抑制不住的趟下去,舌头卷着爆豪胜己的手指,不让更近一步,【喉咙被撑的好满…】

他伸手拽拽爆豪胜己的衣角,泪眼朦胧的呜呜出声,想让恶劣的男孩儿放开他

而爆豪胜己在绿谷流泪的瞬间就开始莫名的兴奋,这小废物哭起来让他更顺眼,所以他从小就爱欺负绿谷,就想让他哭,哭的抽抽噎噎然后被自己抱在怀里安慰…

这次也一样,想让他哭的更厉害,所以手上动作不停,还有继续伸入的架势

咽不下去的唾液说着绿谷的下巴流下,他呼吸紊乱,意识也发散了,有些委屈但没有不情愿,不如说他还是有点高兴的【峰田同学没说完的我大概懂了…】


很久之后,爆豪胜己似乎是玩腻了,收回手,看着脸红红嘴红红,满脸都是泪水,衣服上湿透了委屈巴巴的绿谷出久满意的笑了一下抱起他“走,跟老子去洗澡,脏兮兮的别想睡老子床上!”


--FIN




峰田没说完的话,就是我和姐妹们说的骚话“手控的终极梦想应该是被自己喜欢的手强制伸入喉管,来一次深喉play”

咳,因为是小男孩,所以没有车,小孩子就应该甜蜜恋爱!


强制伸入(中)

周六一大早,绿谷出久就从床上惊醒,耳边不断回想爆豪胜己那天爆豪胜己放学时在他的耳边带着笑意的话

“废久,你没忘了你周六要去我家吃饭吧…”


怎么可能会忘啊啊啊,恶魔都在我耳边低语了,怎么可能会忘!

但是…绿谷懵懵的想,去小胜家里吃饭,光己阿姨应该会让我住下,这样就能好好观察小胜的手了!峰田同学没说完的东西也应该就能理解了吧。


爆豪胜己早上早早的起了床,收拾好自己之后,他开始收拾自己的屋子“那个小废物,”他眯了下眼睛“今天晚上就是绑,也得把他绑在床上!让他知道知道挑衅老子的后果!”手上动作不停,把房间整理的干干净净,擦窗户的时候,他突然把手里的抹布一甩“艹,大早上干嘛想起来那个小废物?!”


傍晚的时候,绿谷出久跟着引子到了爆豪胜己家,一进屋两位妈妈就一起去了厨房,留下绿谷站在玄关,和抱着手臂挑着眉的爆豪胜己…

【呜哇,死定了】

【啧,这小废物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喂,废久,你是腿折了还是脑子坏了?用不用老子抱你进来?”

说着爆豪胜己向玄关走去,他暗搓搓的想,【这小废物一定会磕磕绊绊的说不用了我自己走!】


“阿,小,小胜我自己走!我可以的”绿谷出久迅速做出判断,兔子一样擦这墙蹿进客厅,窝进沙发假装抱枕,一动不动,殊不知他脸上写满了    我很软很好捏快来欺负我的小可怜气息


爆豪胜己要气笑了,我还没嫌弃你个小废物,你到嫌弃我了?


恶趣味上头,谁也挡不住


他特意坐在绿谷出久身边,紧紧的贴着那个红着脸抖个不停的小家伙,一手揽着人家肩膀,一手捏着人家的腰,笑的万分和蔼可亲,他甚至把脸贴在绿谷出久脖颈上,一时间绿谷觉得自己可能是要死了!


因为每次小胜笑起来,我就会很惨(:3_ヽ)_

所以他乖乖的没有轻举妄动,小小声的说“小胜,你放开我好不好,你弄得我有点疼……”

他颈窝的爆豪笑了一下,他立马改口“阿,你不放也行,也行…”

爆豪胜己笑的更欢了,之前没发现啊,这小废物这么可爱,更想欺负他了,把他欺负哭,眼眶红红抽抽搭搭的小废物窝在自己怀了,一定比害怕的小废物更讨人喜欢!


爆豪胜己永远是行动优先于思维的人,他把捏着绿谷出久腰的手扣在绿谷出久脸上大力揉捏,捏了半天这小废物居然不哭,嘿,这可真奇怪,他开始和绿谷软嫩的脸蛋较劲,双手齐上,不把绿谷弄哭不罢休的架势


而绿谷出久在爆豪胜己两只手捏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就意识飘飘然了,光顾着看那双好看的手,忘了挣扎,忘了喊疼,就那么看着,像盯着小鱼干的猫猫,眼睛里都是垂涎


爆豪捏了半晌,除了看着小废物脸越来越红,他竟然没喊疼,不妙啊爆豪胜己想,他停下动作,戳了戳绿谷的脸“喂,废久!老子叫你呢!”

“阿,小胜!”绿谷过电一样抖了一下,视线从手上收回来,捂住脸喏喏的说“小胜太过分了,好痛哦。”


“放屁,老子压根没用力!”爆豪胜己有些心虚的又摸了一把绿谷出久的脸,滚烫滚烫的“好了,老子用力了,快他妈去洗把脸,要吃饭了”“哦,好。”


爆豪胜己坐在沙发上捂住脸【小废物真是越来越可爱了,真想弄哭他……】


“艹,想什么呢!”

爆豪胜己没发现的是,他自己的耳根也是嫣红的颜色,一直到脖颈处,也是红彤彤的一片


感谢你看到这里(●・◡・●)ノ♥

小男孩真好,预计再有一篇就完事,可能下章有肉渣【咳】

准备再来一个宠物小精灵设定沙雕小段子,有人看嘛(つb´∀`)


强制伸入(上)

灵感来源于前几天姐妹们一起讲的骚话【笑】

无个性设定,幼驯染关系没那么恶劣

人类在失去好奇心的一刹那就已经死了

                                                        ---鲁迅没说过

绿谷出久最近困扰极了

几天前,后桌的峰田神神秘秘的对他说:“诶绿谷,你知道手控的终极梦想是什么吗”

绿谷一时有些摸不到头脑,楞楞的答到:“阿,摸到欧尔麦特的手?”

峰田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才不是呢,哼哼,你这种优等生怎么会知道,让我来告诉你吧!”,峰田把脸凑到绿谷耳边,贱兮兮的说“手控的终极梦想,当然是被一双好看的手强制深……”

碰!

“啊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死矮子,闭嘴!不然杀了你啊!”

峰田一把被坐在绿谷前面的爆豪推开,“给我离废久远一点,本来就有够笨的了,少给他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然后爆豪胜己转过来,红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绿谷,要吃了他似的“废久,死老太婆让你周末去我家吃晚饭,敢不来你就死定了!听到了没有?!”

这个自尊心的高纯度结晶说完话就走了,完全不给人说话的余地。

绿谷坐在座位上眨了眨眼睛,对爆豪胜己做出的吃饭通知接受良好,但是,

“峰田同学未说完的话是什么呢?”

绿谷出久自打那时起,就开始思考手,和梦想的关系,难道有关系吗?!他不是没让峰田再说一遍当时的话,但是峰田颤抖的像一个二百斤的孩子,颤颤巍巍的说“我还想活,让你前面的爆炸太郎放过我”天知道峰田怎么抖出这样的效果的,他连一百斤都不到!

“真是的,都怪小胜!真的好在意没说完的话到底是什么!”好奇心像一只橘猪,蜷缩在绿谷胸口,时不时磨磨爪子,抻抻懒腰,让人忽略不了这个磨人的大妖精

于是从那天绿谷出久的视线就粘在了手上,特别是离他最近,就在他前面的爆豪胜己手上

【小胜的手真好看啊,骨节分明又白皙,青紫色的血管浮出来,看着柔弱但是小胜真的力量十足!呜哇,连指甲都那么完美…真不愧是小胜……】

绿谷出久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盯着爆豪胜己的手的视线有多么炽热…甚至于 咸湿

爆豪胜己上课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看他,不是那种随意扫视的看,而是那种让他暴躁的挑衅的视线

哪个不怕死的敢挑衅老子?但他皱了皱眉头,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那道视线似乎只停留在自己手上,而且视线的主人距离自己并不是很远?

野兽般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好挑衅自己的混蛋就在身后,但是他的内心告诉他【不可能的,那个小废物】

然后

他猛的一回头,跟来不及收回视线的的小废物对个正着

【死定了,小胜一定会打死我!!】

【哈啊?区区废久居然敢挑衅我?】

绿谷出久在放学铃响的头一秒,拎着书包就拔腿向外跑,但爆豪胜己突然伸腿绊了他一下,右手揽住他的腰把他嗯在自己大腿上,书包掉在地上,绿谷出久开始挣扎,试图从死亡边缘大鹏展翅。

爆豪胜己饶有兴趣的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红着脸挣脱不开的小废物,左手掐住他的脸,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捏

绿谷出久看着那只好看的手捏住自己的脸,内心甚至还有一点小失望【小胜的的手…要是,要是…】要是什么他一时之间也说不清

“喂,废久,胆子肥了阿,很好。”爆豪胜己贴近绿谷出久的耳边带着笑意“你没忘了你周末还要去我家吃饭吧”

“阿,没,没忘,小胜你放开我!”

爆豪胜己捏着腰的手没动,又恶趣味的加大力气捏了捏“你个小废物连身材都那么弱鸡,啧,滚吧”

得到赦命的绿谷逃也似的跑开了,留下爆豪胜己若有所思的坐在座位上,右手捻了捻,半晌他低低的笑了出来

“周末阿,周末……”他又开始笑了起来

两个少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多危险:)

少年人的爱情真好

感谢你看到这里,可能晚上会继续更【小声逼逼,也可能不更新】